1. 主页 > 维修 > 夕阳西下,蓟州最北部横水城正要关闭城门,城楼开始着手准备

夕阳西下,蓟州最北部横水城正要关闭城门,城楼开始着手准备

 夕阳西下,蓟州最北部横水城正要关闭城门,城楼开始着手准备挂起大红灯笼,正在此时,一名浑身浴血的斥候骑卒快速疾驰而至,负责了望的城头士卒看清楚面孔后,扯开嗓子让落下大半的城门重新升起,那名背后插有两根箭矢的斥候一冲而入,竭力嘶吼道:紧急敌情,北莽大军来袭!

 没过多久,横水城内就点燃狼烟为相邻的银鹞城示警,狼烟滚滚,竟是五万北莽骑军的规格很快横水银鹞两城以南的烽燧台就陆续点燃狼烟,不到半个时辰,整座蓟州北部都知晓了北莽五万敌骑南侵的惊人噩耗!

 横水城新任守将是个身材臃肿的中年胖子,姓高名荧,此人是自旧北汉起就是蓟南望族的显赫出身,大将军杨慎杏的蓟南步卒,相当大一部分兵源都来自蓟南高氏,高荧根本来不及披甲,就在亲卫扈从的拥簇下匆忙来到横水城头,脸色苍白不是高荧不想跑,而是根据斥候传递来的军情,北莽先锋骑军已经近在咫尺,而且有大股马栏子绕城南下率先堵截去路

 高荧牙齿打颤,真是悔青肠子了!本以为卫敬塘战死后,有李家雁堡七八千私人骑军作为嫡系战力的蓟州将军袁庭山,在这里接连打了几场胜仗,而且辽东边境那边大柱国顾剑棠也是捷报频传,高荧估摸着北莽蛮子既然如今打北凉都吃力,是如何都不会分兵来蓟州打秋风的,所以才先后花了三十万两银子在袁将军和京城那边打通关节,靠着跟老将军杨慎杏的那点香火情,才跟一个京城世家子抢来这个横水守将的肥差如今城内名义上有五千守城步卒,可是在蓟州不吃空饷的将军比三条腿的蛤蟆还难找,只不过如今有袁庭山盯着,吃相好了不少,大多只敢吃一两成空饷,至多三成,可高荧不是家族长房嫡子,那是花了他所在二房三十万两私房钱才当上这个官的,因此横水城真正的兵力,不足三千!而且清一色都是从蓟南抽调来的油子兵,可这能怪他高荧吗,蓟北边境盛产的弓手虽说更加弓马熟谙,可价钱也更贵啊,一个蓟北弓手,都能顶两个在几年前还号称天下独步的蓟南步卒了,蓟州的老底子都给杨慎杏一股脑带走,结果在广陵道吃了大败仗,如今战力次一等的精锐蓟南步卒也都给袁庭山死死把牢,高荧要在三年内捞回本钱,除了在横水城做做样子,还能有啥办法?

 高荧转头望向银鹞城,那边的守将韦宽孝也跟自己差不多德性,刚买到手还没捂热的官帽子,两人年少时就是一起花天酒地的狐朋狗友,当年还凑出个蓟州四公子来着姓韦的比自己还不如,自己好歹还不敢拿城内库房器械动手脚,韦宽孝的银鹞城据说都快搬空了,都低价私售给了蓟北几支强势兵马,前两天请自己去银鹞城喝花酒,韦宽孝这猪油蒙心掉钱眼里的王八蛋,竟然一掷千金从州城请了两位当红花魁来陪酒,两人在一张大床两匹胭脂马身上驰骋厮杀的时候,韦宽孝还跟他提议这事,说来钱太快了,五十辆装满弓弩甲枪的马车一趟往返,就能有小十万两银子入账,而且保证畅通无阻,高荧当时纳闷,蓟州将军袁庭山虽说对于边境事务管的不宽,但一直挺严的,韦宽孝就笑骂他是猪脑子,用粗壮手指在那花魁白嫩后背上写了两个主顾的姓氏,李,韩

本文由246天天好彩蓝月亮精选发布,不代表246天天好彩蓝月亮精选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dantepoligritte.comhttp://www.dantepoligritte.com/weixiu/2021/0111/398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5215 2416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